九五彩票代理网址

论文选刊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苗学研究 > 论文选刊 > 正文
       

九黎之君

来源:本网 石朝江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次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12/27 17:38:06

笔者注:这是九黎系列之二。九黎系列共11篇文稿,其顺序是:《九黎之源》《九黎之君》《九黎地望》《九黎甄微》《九黎贡献》《九黎之战》《九黎推荐》《九黎解说》《九黎纪要》《九黎建议》《九黎解答》。前八篇已经全部推出,后三篇不宜在网络上公布。

 

九黎之君

石朝江

我们在前面已经研究考证了九黎族的源出,即蚩尤九黎源自东北方的“两昊”集团,九黎部落集团最先居于“中土”。下面,我们将专门考证九黎之君,即九黎部落集团的首领或酋长。

中国史籍记载蚩尤是九黎之君、古天子。

《越绝书》:“少昊治西方,蚩尤佐之,使主金”。马融曰:“蚩尤,少昊之末,九黎之君”。 应劭曰:“蚩尤古天子”。孔安国曰:“九黎君号蚩尤。”

《国语·楚语》:“黎氏九人,蚩尤之徒”。郑玄曰:“蚩尤伯天下。”

《战国策·秦策一》高诱注:“蚩尤,九黎民之君子也。”

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(正义)引孔安国语:“九黎君号,蚩尤是也。”

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(集解):“蚩尤,古天子。”

上述史料讲得很明白,蚩尤是少昊之末,九黎之君,黎氏九人是蚩尤之徒,蚩尤是九黎君号,古天子,伯天下。

还有《尚书?呂刑》、《吕氏春秋?荡兵》、《战国策?秦》等,都说蚩尤是“九黎”之君。

范文澜在《中国通史简编》中说:“蚩尤是九黎族的首领。”郭沫若在《中国史稿》中说:“九黎的首领据说就是蚩尤。”李学勤主编的《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形成研究》也考证说:“蚩尤于宇少昊,以宁四方。说明他是一强大部落联合体的首领。”1 王大有在《蚩尤氏在中华文明史上的杰出地位论纲》中也指出:“昔天之初,蚩尤氏为九黎苗蛮东夷最高之君长。”2】

章太炎在《排满评议》中也说:“蚩尤为苗族豪酋”。我们注意到,章太炎在酋字前面加了一个豪字,这“豪酋”即史籍记载的九黎之君、古天子。“蚩尤为苗族豪酋”,即是说,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部落集团势力很强大。

如前所述,林惠祥在《中国民族史》中说:“中国史上所记载汉族与异族第一次之战争即黄帝与蚩尤之战。黄帝为汉族之领袖,蚩尤为九黎即苗族之酋长。以后历朝皆常与苗族争战。”3】 林惠祥称黄帝为领袖,称蚩尤为酋长,应该说那时候的黄帝和蚩尤都是部落首领,都是酋长,还谈不上什么领袖。但我们注意的不是这个,而是“蚩尤为九黎即苗族之酋长”,“汉族与异族第一次之战争即黄帝与蚩尤之战。”紧接着,林惠祥列举了众多史籍资料以证明自己的观点:蚩尤九黎部落亦曾居住在山东、河南、河北一带,他们有很多部落,也有许多图腾。“兄弟七十二人”或“八十一人”,正是说明其联盟中部落氏族之多,势力之强大。

《周书·吕刑》:“蚩尤对苗民制以刑”。“苗民弗用灵,制以刑,惟作五虐之刑曰法。”孔传:“三苗之君,习蚩尤之恶,不用善化民,而制以重刑,惟为五虐之刑,自谓得法。”

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“轩辕之时,神农氏世衰,诸侯相侵伐,暴虐百姓,而神农氏弗能正,于是轩辕乃集用越戈,以征不享。诸侯咸来宾从,而蚩尤最为暴,莫能伐。”

上述史籍资料告诉我们,蚩尤作为九黎之君或王,已经对苗民制以刑。刑始于兵,兵刑同制。国家与法是一对孪生子,而法的出现,与私有制经济、阶级、领土和武装等国家雏形所具备的条件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徐晓光等考证说:九黎蚩尤时期是古苗人的英雄时代,为了夺取财产而占领了范围较大的领土。这时,部落联盟内部已经不完全是本氏族或本民族的成员了。而是以主体氏族或主体民族为基础的社会,这里面包括日益增多的其它小部落成员、流民或俘虏。同时,冶炼技术的掌握使森林的开垦和大面积的耕作成为可能,生产的发展导致辞了私有制的出现,城邦的萌芽展示了阶级的开始分化,这一系列现象使古苗民正向人类社会“第二次分工”迈进。九黎蚩尤时代,正是“以氏族为基础的社会和领土搏导财产为基础的国家并存,这样一种社会形态。此直,要维护主体氏族或主体民族的统治地位,他们对内用自己的武装作为统治的后盾力量,这就形成了他们统尖的强制力;用杀戮或其它强制手段来补充氏族制以善化民”的管理,“蚩尤……作重刑以治民,以峻法酷刑民”,这就是他们的“刑”或强制性规范的体现;负责用暴力行为进行管理的组织,当然就是主体氏族或主体民族的基本机构。虽然当时的主体氏族概念不可能如此明确,一切都可能通过自己的武装来承担和实现,但这些内容的出现,就展示了国家的胚芽和法的雏形。这就是古苗人从原始社会末期向奴隶社会行进的产替时期。即从“氏族”到“国”。既是主体氏族或主体民族,又是国家萌芽。所以史称不一,既称“九黎国”也称“九黎部落”或“九黎集团”;蚩尤既是“九黎之首”,又称“九黎之国君”。4】我们认为,徐晓光等的研究考证应该是符合九黎部落集团实际的。

章钦在《中华通史》中则考证说:“是则肉刑之创始起于苗族。自黄帝以来,至于唐虞,本族与苗族竞争方烈,本族卒代之而起,沿用苗族之刑法以制苗民……而其后,渐用其法以制本族。于是,肉刑之制立,而后也沿袭以行矣。”章钦说得很明白,肉刑之创始起于苗族,汉族与苗族竞争,汉族代之而起,先是沿用苗族之刑法以制苗民……而其后,渐用其法以制本族。

中国史籍记载“蚩尤为九黎之君。”九黎之君,对九黎黎民制以刑,有刑法必有罪奴,必有压迫,本在情理之中。率先在部族内部使用刑法,证明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部落集团,其社会生产力已经比较发展,已经紧靠阶级社会的门坎,跨过门坎,就是阶级社会和国家的时代了。

《管子·地数篇》:“蚩尤受金作兵”,“蚩尤受庐山之金,而作五兵。”“蚩尤受葛庐之金而作剑铠矛戟。”

《龙鱼河图》:“蚩尤兄弟八十一人……造五兵:仗、刀、戟、大弩,威振天下。”

《越绝书》:“黄帝之时以玉作兵。”《太平御览》:“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”。

《中华古今记》:蚩尤“造立刀戟、兵杖、大弩”。

以上史料告诉我们,蚩尤九黎部落发明冶炼和兵器,造有刀、戟、仗、大弩等。黄帝与蚩尤之战争,黄帝是以玉作兵,而蚩尤是以金作兵,黄帝曾经九战九不胜。

蒋南华教授在《中华文明七千年初探》中考证说:“以铜为代表的金属冶炼及其金属制品的出现,不仅是社会物质文明的重要表征,而且也是时代技术进步的总体反映……《山海经》不仅记载了“蚩尤(以金)作兵伐黄帝的历史故事,还详细记载了铜矿和其他金属矿藏的出产地,如《南山经》记载有铜矿产地17处;《西山经》记载有铜矿产地25处,铁矿产地8处,银矿产地4处。”5】

徐晓光等主编的《苗族习惯法》则考证说:“史载,最先创制兵器的,就是九黎之首领蚩尤。《管子》说‘蚩尤受金作兵。’《龙鱼河图》说:‘蚩尤兄弟八十一人,兽身人语,食沙石,造五兵:仗刀、戟、大弩,威震天下,诛杀无道,万民钦命。’所渭‘兄弟八十一人’,乃八十一个氏族首领;所言‘兽身人语’、‘铜头铁额’, 当指甲胄之物。所以,被称为蛮族的黎族和苗族,先进入中原地区,其次进入中原地区的是羌族中炎帝族。在蚩尤集团先进入中原时期,武器精良,所向披靡,于是兼并了不少势力弱小的氏族部落,炎帝族作为一支较大的力量也被打败。炎族向黄族求援,然后炎黄两族开始联合和融合,共同对抗强大的苗族,就连黄帝也是‘九战九不胜’。”6】

马克思指出:“在英雄时代的雅典人中,有三个协调的权力机关:(1)酋长会议;(2)人民大会;(3)主要军事酋长”。7】恩格斯则说:“—切文化民族都在那个时期经历了自己的英雄时代。”8】

蚩尤所统领的九黎部落是苗族的英雄时代。蚩尤是九黎部落集团的大首领,即是“军事酋长”;又统领着九个较大的部落,81个兄弟氏族,且又率先发明兵器、刑法与宗教,九黎部落内部的酋长会议或民众大会,自然是必不少的了。只可惜,中国史籍资料没有记载下来。

注释:

1】李学勤主编:《中国古代文明与国家形成研究》第225页,云南人民出版社,1998年版。

2】王大有:《蚩尤氏在中华文明史上的杰出地位论纲》,载《先秦史研究动态》1996年1期。

3】林惠祥:《中国民族史》第68页,上海书店出版社1912年版。

4】徐晓光等:《苗族习惯法研究》第9-10页,华夏艺术出版社,2000年版。

5】梁聚五:《苗族发展史》第55页,贵州大学出版社,2009年版。

6】徐晓光、吴大华等主编:《苗族习惯法》第2页,华夏文艺出版社2000年出版。

7】马克思:《摩尔根〈古代社会〉一书摘要》,第176页,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。

8】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4卷,第159页。